参观访问
分享到:

首页 > 公共教育 > 详情

【活动回顾】szam 绘客厅丨共鸣 · 一场关于不同城市艺术生态的对话

发布时间:2016/7/20 8:44:39 来源:深圳美术馆 作者:深圳美术馆
标签


主题

共鸣 · 一场关于不同城市艺术生态的对话

×

时间

2016年7月12日  下午

×

地点

深圳美术馆


游江:今天“绘客厅”公共教育系列活动,我们很荣幸邀请到了罗威、彭捷、朱清华三位嘉宾,罗威老师现任教于上海理工大学,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他的作品被国内外多家艺术机构和私人收藏。朱清华老师是青年艺术批评家,策展人。近年来在上海本地策划了多项重要艺术展览活动,现任教于上海理工大学。彭捷作为深圳虎吓艺术顾问机构的创始人,近年来活跃于深沪两地,策划了一系列展览,所以今天我们希望通过一个主题发言和互动讨论的方式,让身处其中的策展人、艺术家和批评家以及观众从自身的角度出发,探讨两座城市不同的艺术生态。下面我们首先请罗威老师谈一下他作为一个“新”上海人,他的创作以及在他所看到的上海的艺术生态是怎样的。

罗威:我想从我个人经验来谈一谈,我其实到上海也14年了,我本身也不是上海人本地人,我出生在武汉,研究生毕业以后到上海,算上海新移民,叫“新上海人”,我觉得和上海、北京、深圳还是有点不一样,我个人感觉是不一样的。融入上海状态其实是有一些障碍的,这是我的一个感觉。包括我从武汉刚去上海,当然知道上海一些艺术家,但你其实不知道这个地域的文化深厚,譬如某些人你开始根本不知道他,但接触后发现他很厉害,这是我近些年一个体会,发现上海的文化积淀很深,不可小觑的。上海也是中国近代油画的起源。我说的只是我的看法,可能不一定精准,近代油画的起源是上海,包括新文化运动,上海确实是在中国近代有它的不可动摇的地位。但是我作为一个年青艺术家去扎根,当然想融入上海艺术圈,这是肯定的,但是现在看起来,上海很多人了解下来以后,往往大家也都是父辈移民上海,因为上海确实也是一个移民城市,宁波人很多,苏北人,你跟一个上海人聊到最后说不是上海人,说宁波、苏州的,父亲辈到上海,还有解放军打仗过去的,深圳有点像上海的感觉,也是移民,有点像。我记得90年代深圳特区是中国的热点,全国精英都想去的地方,也确实吸收了当时最优秀的一批人才。

我作为上海艺术家,我对深圳艺术家还是有点了解,还是一个发声的问题,因为我来了,走访了艺术家工作室,我才能看到一些很好的艺术家在深圳,其实他们是在建立一个深圳的艺术界框架,这点很重要。我们去上海都知道一些人,他们是在那个时代建立上海的艺术框架,包括前面跟陶老师也聊到上海戏剧学院在龙美术馆建院70年展览,当时上海戏剧学院有一大批当代的艺术家,可能大家都知道的一些人,李山,蔡国强,薛松等等,我看到那个展览以后,发现这不是上海一个当代艺术名家展吗,就是这种感觉,最后发现好的学校也是对一个艺术地域和一个城市的艺术生态地位的建立非常重要。

因为我没有准备,我完全凭着我的感受出发,深圳可能需要多发一些声音,谢谢大家!

游江:我们讲生态是一个系统,所以应该包括很多环节,比如学校,市场,艺术家群落等,其实反思我们深圳的艺术生态,我们会发现深圳的艺术生态与北京上海相比,很多环节是比较薄弱的,甚至是缺失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多方力量的支持和促进,我们似乎也看到了一些转变,如我们今天除了在一些公立的美术馆看展览外,也可以在以一些民间的、私人的艺术空间看到精心策划和高质量的艺术作品和展览,比如我身边的艺术经纪人彭捷,近年来比较活跃,策划了一系列展览,他这么多年从体制内到体制外,自己建立艺术顾问公司,下面我们就请他就有关艺术生态的相关问题进行主题发言,分享一下他的一些经验。

彭捷:谢谢给我这样一个机会,给我们这样在深圳的独立艺术机构提供了美术馆这么好的一个平台,尤其深圳美术馆这样建馆40年历史的美术馆,他们包括专业展示,专业布展,还有整个下来的展览接洽,都非常训练有素,这个确实是一个非常明显的感受,会让你非常省心。

回到刚才提到的话题,我从体制内出来,这两三年期间,做这样一个独立的艺术顾问机构,我是有我一个考虑和想法,我觉得对深圳非常有感情,和我曾经求学工作过的城市广州比较,它给了我更多精神上的包容和自由,这一点非常重要。深圳的艺术生态在这样一个大话题之内,深圳的艺术家他真正在哪里,我们可否跳出原有的视角范围和框架来看,除了体制内美协和画院、学院内艺术家,散落在深圳各个区域独立和职业艺术家他们的生存状态,他们的创作自由度跟他们目前的生存感受,是否做过一些详细的梳理和考察,以及和上海的艺术家两个城市之间状况的比较。我从去年年末到今年年中,为上海艺术界已经策划了五到六场展览活动,上海这一波艺术家我感觉他们的整体精神面貌力量相比深圳非常集中,非常紧密的联盟。上海近几年艺术氛围和艺术空间,包括艺术博览会非常活跃,做了一些非常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展览。上海目前依托它的经济发展实力,和它的一个城市对于文化艺术的开放和前瞻力量,吸引收获了了太多艺术关注度。生活在上海的艺术家群体,不管具有移民身份也好,还是上海本地院校读书出来也好,他们确实没有辜负这个时代给予的机会,他们不断在发声,和做各种艺术展示和活动。

反而我看深圳的艺术界,它有明显的分野,我较为关注深圳独立艺术家们怎么看待这个事情,他们真正靠作品来去赚得之间的创作生命力,也存在着更多需要去沟通和理解。我之所以有意识去创立艺术顾问机构,其实更多是想从一个具有规范的引导性的这样一个力量,帮艺术家也好,对展览策划也好,有意识的去梳理,去衔接前台的展览策划到后台的艺术市场机制。这个是我最感兴趣的地方,也是我近两年有所成效和体会的。挑选艺术家也好,策划艺术展览也好,不管是个展还是群展,都希望它能够被真正被市场认可,带动培育到一些本地的藏家,或者是一些能够支持到这些艺术家的艺术赞助者,这一点非常重要。

这里面展开有很多细节话题可以讨论,我也想听一下来自上海的著名策展人朱清华的看法。

朱清华:我觉得谈上海艺术生态,首先还是要从艺术家开始说。展览也好,机构变化也好,都是更宏观的一个状态。我对上海的艺术家很熟悉,结果展览做起来差不多总是那些人,在上海的展览名单都差不多。我反而很羡慕彭捷最近这一年活动,做了一些很好的交流展,立足深圳和上海,又跨越地域,艺术家来自各地乃至海外。上海艺术家一方面挺独立,虽然互相之间会成为很好的朋友,或者架上的,或者做装置影像,他们会是朋友,但是各自的创作相对挺独立,独立到一个什么程度,常常在本地的小圈子里玩。这个城市一方面比较崇洋媚外,过去对它的批评,现在也没错,新成立的大场馆他常常一上来就做国外艺术家的展览,对本地艺术家关注度不够。另外一面,本土艺术家他们自己日子过得很好,也挺独立,挺满足于自己的状态。庸俗点说,实际上我觉得好多优秀的艺术家好像没有像北京的艺术家在全国乃至世界范围的名声,这种人很少。很多时候艺术家们集中在学术圈,可能这个小圈子,只有艺术家们知道,有地域的局限。深圳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情况。因此,觉得彭捷做了非常棒的事情,他根据学术主题,邀请全国艺术家,打破这样一种地域局限的状态。艺术家通过交流走出小圈子,这个跟独立性不矛盾。我们讨论这个活动,不见得多么有深度,但让我们反思艺术家的生态,我觉得非常有帮助。

昨天看了梧桐山几位艺术家工作室,非常有感触。这种交流如果能以不断渗透的方式扩大,做起来挺好。落实到艺术家这个生态里面,我想问一下深圳艺术家有没有代际划分,几零后这样,有这样的观念吗?代际划分艺术家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但是有时候方便一点,我知道他大概是什么样。上海目前的状态,大家挺愿意划分,50后、60后、70后、80后艺术家,大家还是不自觉的,跟学术毫无关系。不过考虑年龄的成长,九十年代前后的文化形成了不同代际艺术家身上不同的烙印。外围来看,尤其在上海,60后艺术家做架上的很多,而且得到了非常好的机遇。70后到80后坚持绘画性的艺术家比较少,做影像、装置等新媒体的比较多,不只上海,杭州这一块美院这一块做新媒体比较多。画画的艺术家也能数得出来。罗威是70后中有爆发性的艺术家,也有这么好的机会展现自己不同的层面的作品。但是还有不少这样的艺术家,尤其坚持绘画性很难,能够呈现自己的面貌也很困难,艺术家跟自己做斗争,经历痛苦的创作过程。外部我们需要有更多的策展人和深圳美术馆这样的机构支持他们,给他们更多的机会展示不同的学术面貌,大家是不是可以继续走得更远一点。


游江:下面,我想把话筒给今天到场的深圳艺术家,请大家畅所欲言,从一个艺术家的角度谈一谈自己的创作及相关话题。

应麦可:我是应麦可。感谢深圳美术馆给我们提供这么一个参与讨论的机会。在深圳这个城市,外来人口占较大比例,我感觉比较平等,只要你够努力,没有很多限制。我以前跟彭老师都在宝安F518那边有一个工作室,那边当时是一个比较集中的艺术区,最多的时候有四十多位艺术家。2013年的时候,由于房租涨了,后来这个艺术区就慢慢解散了,一部分撤到观澜牛湖那边去了,主要是那边租金比较便宜。而我则撤到梧桐山。现在在梧桐山,跟我做邻居的也有一些比较当代的艺术家,像叶文、沈周来他们。

深圳,我觉得这个城市还是很包容的,作为艺术家来讲,是要更多去看看自己,把自己的作品做得多一些,做得更好一些。然后有展览的机会,我们当然还是积极参与。像罗威老师在上海,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你的生活相对是有保障的,但你还是那么努力,光2016年就创作了那么多作品,而且有相当一部分是非常好的作品,这一点罗老师对我们的激励很大。作为职业艺术家,我们还要更加努力,多做一些作品。生活上,能过得下去就行了,别的,我们就不要想那么多。其他方面,如展览,宣传什么的,希望彭捷老师,游江老师能继续给予我们最大的支持。而艺术家则先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只是我的一个观点。


黎洪波:我跟彭老师,罗老师都是70后,可能聊到这个话题都会有很多共同的感受。从湖北美院毕业后我就来到了深圳,虽然是专业院校毕业,但我更多的觉得,自己是以一个艺术爱好者的身份一直在深圳呆了这么多年。以前在学校教书,体制内,因为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参加深圳文博会,于是很果断地辞了职。一是觉得待在学校几乎都能看到自己的后半辈子,二是觉得自己一些同学和老师的作品那么优秀,想拿到深圳推广推广。记得鲁虹老师路过我的展位,说这个画廊不错,跟别人不一样。为什么说不一样呢,因为文博会基本上都是以传统写实为主,我是拿了一些当代艺术家的作品,鲁老师看到是眼睛一亮。但其他绝大部分人,基本路过就路过了,像没看到一样。那个时候就感觉,深圳文化是怎么了,不是很开放很包容吗?那个时候很早,中国当代艺术还没被大众认识。深圳当时除了深圳美术馆、何香凝美术馆外,几乎再没有做当代的机构和画廊。但上海那个时候已经很不一样了,那个时候的上海艺术机构已经很厉害。我记得毕业那一年,我去看上海双年展和双年展外围展,就感觉上海已经把中国除北京以外的其它地方都比下去了。那个时候的艺术生态,上海和北京几乎成了中国所有从艺人员向往的地方。

现在的深圳当代艺术发展,艺术生态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前两年陆陆续续开的画廊和艺术类机构就有十几二十家了。上海我多年没有再去,但从网络及媒体上看到的上海官方及私立美术馆的展览,确实挺高大上的。深圳的展就相对小,做的艺术家也没那么牛逼。在深圳,我觉得像彭捷老师、游江老师、牛湖的邓春儒老师等,他们为深圳艺术,特别为深圳年轻人的艺术做了很多的展览,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挺值得敬佩。深圳的艺术家,除了老一辈功成名就的和一些体制内的,其实体制外的艺术家,特别是年轻的艺术家,很多生存状态都不是特别理想,政府也少有这方面的支持。我很希望深圳有更多的艺术机构,更多艺术赞助人把深圳年轻艺术家作品推向全国,推到国外,能在世界范围内做一些比较好的推广。我就说到这里,旁边这位叶文先生也是在深圳默默耕耘了很多年的优秀的艺术家。

叶文:我叫叶文,我也谈一下刚才的话题,艺术生态的问题。同样作为一线城市的深圳来讲,对比一下北京和上海,确实会发现深圳在艺术这一块是刚刚开始,刚开始在架构自己的一个大的框架。不管从艺术家的数量和各方面,可以说跟北京都是没有办法比的,还有上海。我在北京十来年,在深圳加起来也有五六年了,从艺术家角度来讲,一个健全的艺术生态,肯定是有几部分,很良好的几部分组成,首先是艺术家的基础,就是数量,数量没有的话,我很难想象这个城市它的艺术有多活跃,或者说能有自己的地域特点。另外,要有一些导向性的艺术机构,不是说在地方上怎么样,而是全国,国际上都有一定的市场影响和学术地位。深圳其实也从年老到年轻,都呈现过一些比较不错的艺术家,比如梁铨、戴耘、杨光、李锦湖这些,在国内还算比较有名气的。但这些艺术家基本不是深圳推出来的,都是北京一些有份量的艺术机构在推动这些。同样作为一线城市的广州,在这一块,它比深圳来讲更幸运一点,它有一个广州美院,一个华师大,另外它还有一个我们现在比较认可的画廊,可以拿到国际上跟别人PK的,他们推出了一些年轻一代非常有影响力的艺术家,深圳做到这一点的艺术机构目前来讲,应该说还没有。我觉得深圳所有这些东西都是等待着一批人来慢慢创造,彭老师开了一个很好的头,最起码已经带着这种趋势在往前走了。

另外一点,媒体,包括出版和互联网这一块,包括我们最流行的微信公众号,深圳基本上也是这一块没有,深圳没有自己的杂志,如果非要说有一个拿得出手,就是飞地,其他基本也是没有。说了那么多深圳不好的地方,为什么我还是选择回到深圳,它是一个让年轻人充满活力的城市,不像北京,我在北京那么多年,我知道北京做一个艺术家多累,我说的累不是说创作上,而是在跟各种人打交道,比如策展人这些,你会觉得你的应酬很多,你想跳出来的话。就说人口基数这一块,单宋庄,各种门类,包括诗歌,独立音乐等等加一起八千人左右,一个策展人策一个群展,50个人算大型的,在全世界范围挑,大家想象一下里面的竞争多残酷,你如果经常不冒头,你做的东西再好,肯定有十来个人跟你水平差不多,这一点来讲,北京比较让艺术家头疼的东西,大家都知道策展人如果每天到每个艺术家工作室转,这不现实。宋庄刚刚开始那几年,还有可能走访,但是07、08年基本不走访了,这是我选择深圳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这里面大家基本上这个圈子的人都认识,这个城市又给你更大的自由,北京做艺术创作很多时候会被无形中,引到一个单一的艺术形态里面去。北方很多做的基本都是跟政治有关,或者直接面对政治一些艺术作品。这一点来讲,我很喜欢深圳,给我们的空间也很大,给我们成长空间也很大,可能性也更大。我就说这些。谢谢!

游江:这个话题本身很大,所以我们在今天这个现场,希望从这个话题切人然后衍生出更多的探讨,无论你是策展人,批评家,艺术机构的从业人员,还是艺术家、艺术爱好者,我们希望通过大家的经验分享,同辈学习,在对话与交流中受到启发。

谢文蒂:我在美术馆工作,我回到深圳的原因,因为我是深圳人。刚刚那边有一个男生也是留学回来,也是回到深圳,家里在深圳,可能像我们馆的另外一位同事也是这样,反正我刚回到深圳的时候,觉得深圳什么都没有,这种感觉。在美术馆工作以后,在去年年初我有和何香凝美术馆一个青年策展人颜烈民,我们两个有走访梧桐山,还有鳌湖艺术村,甚至F518,在那边还挺失望的,我们去梧桐山认识了一些艺术家。艺术生态这个话题,去年我和烈民一块探访艺术村,我们做这个事情很早,我们利用周末的时间到处走一走,跟大家聊一聊,认识一下。当时我们两个是抱着想到处看看有什么事情,看看深圳本地艺术家是什么状态的想法,5月份也做了一个展览,跟我们馆赵主任一块做的油画展,那个时候也是彭老师在这边,我们一块有聊,聊艺术生态这个话题。去年年底的时候,我的朋友卓沐曦,他在OCAT当代艺术中心工作,他和他的朋友,是从西安美院毕业,现在在深圳发展,一起做了一个盐田青年艺术周的集展览与公教活动于一体的展。算是近两年以来可能最大的一个反映深圳本土青年艺术家的面貌的展览,挺好的,深圳青年艺术家基本涵盖了。所以说从去年年初开始,这个话题一直萦绕到现在。这两年特别是随着蛇口v&a设计博物馆的成立,还有今年马上要开一个新的馆,在市民中心,当代艺术馆,感觉确实非常蓬勃,特别这两年,突然间大爆发的感觉。但是我觉得问题也是挺多,大家还是一个割裂的状态。像是v&a有一个设计互联的组织,他们基本做的是好玩的,我昨天有邀请那儿的一个工作人员过来我们这个座谈会,她其实之前就是在上海做展览工作,我认为她对我们今天聊的话题还挺有发言权的,不过今天没有来。那这个设计互联,他们将着眼点放在珠三角这一带,也并没有像一般强调深圳本土这样。他们联合了珠三角,特别是广州、香港、深圳这几个城市的一些独立艺术机构,每个月会做一期活动推荐,展览,活动,全都做当代的。之所以说割裂,就是感觉我们现在在这谈深圳的艺术生态,但其实也是较片面的,像刚刚上的那一帮也在深圳“艺术生态”里的参与者,他们就好像并不会跟我们一起玩。之前还有看到过某采访中谈到深圳的艺术机构推介,基本就是何香凝、关山月、OCA T这些,我们馆都不在里面,感觉基本被边缘化。这种割裂感还是存在的,大概说这些。


游江:深圳的本土艺术家,除了移民之外,还有一批“土生土长”的青年艺术家,他们大部分在深圳出生长大,大学期间有的在国内美术院校就读,有的到国外深造,如像谢文蒂、于童这样的艺术家,下面,我们就请于童谈谈他的感受吧。他的本科及研究生都就读于英国格拉斯哥艺术学院雕塑专业,一直在探索皮具与当代艺术之间的可能性,目前从事相关作品的设计和制作。


于童:我是北京长大的,北京、上海、广州三个地方有自己的美术学院,欧洲也有很多人从学校毕业以后,就会留在那个城市,他们也会涉及一个问题,怎么生存,那边我同学大部分比如毕业找不到一个对口的专业,去打工跟他的专业不相关,这种很多。那边有一点好,政府会经常有一些基金,或者是项目,会申请,如果你有好的点子,它都会扶持,就是给你完全创作的自由,他不会干涉你。深圳这地方没有太多,比较少。

游江:最后,感谢以上各位的经验分享。我们组织此次“绘客厅”的对话活动,希望给艺术家搭建起一个交流的平台,我们不仅要策划展览,也要积极的让各方面发出声音,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艺术讨论中来,再次感谢大家的分享,我们下次活动见。


以上言论均属于参会人员个人观点,不代表深圳美术馆的立场,特此说明。



“绘客厅”是深圳美术馆的系列公共教育项目,该活动以深圳美术馆的展览开幕为契机,通过展览导赏、座谈以及对话等方式,侧重于参展艺术家与本地艺术家、艺术爱好者及观众的互动与交流。



2017年04月份展览计划

    开放时间 / Open Time

    上午09:00 至 17:00

    全年免费开放 逢周一休馆(Admission free all the year,closed on Monday)

    联系 / Contact

    电话/Tel:+86(0)0755-25426069

    Email:szartmuseum@163.com

    邮编/Postcode:518021

    地址/Addr: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爱国路东湖公园内东湖一街32号

    扫描二维码订阅

    交通指引/ Guide

    公交:3 / 17 /360 / 320 至 "水库"站下车,入东湖公园,沿指示牌约500米

    Take the No. 3/17/360/320 bus to "Reservoir" terminal, please go inside the Easterern Lake Park,go straightly,you will see the zoo in the left hand side,keep walking towards the end of ther road,the museum is 500 meters away from the park entrance.

    Copyright 2015 深圳美术馆推广策划部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5056291

    Email:szartmuseum@163.com